设为首页 管理登录
站内搜索:
   中共唐河县委主办  唐河县委宣传部承办 首页|党务公开| 纪检工作|组织工作| 宣传工作|统战工作|学习进行时| 工青妇| 手机版
     

作者或来源:王占国      浏览次数:2224      发布日期:2014-11-28

父亲王民军和任世清伯伯参加土地改革的往事

●王占国

清澈见底的蓼阳河,从龙潭北街外由东至西蜿蜒流淌,若银河落地把唐河县最南端的龙潭行政区分隔成了南北两大版块。在这个行政区里,有3个人是建国前从刘伯承、邓小平所领导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纵队先后转入地方工作的,他们是区民政助理我的父亲王民军和分管组织工作的副政委任世清伯伯、分管武装工作的副政委刘亚民伯伯。这三个人生活上相互关心,工作上相互支持,在建设巩固基层政权、土地革命运动以及后来的工作和生活中留下了许多传奇的故事。

1949101,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向世界宣告新中国成立,1950630日,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1951年春天,在已经解放了的全国广大农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1952年在全国绝大多数地方土改运动结束。唐河县的土地改革运动是从1951年春天开始的,由各区组织实施。1952年夏秋由县委、县政府组织对1951年春天的土改进行全面复核。同年,全县土地改革运动结束。

1951年春,龙潭区根据上级的要求,组织全区干部集中进行3天培训,学习土地改革法令,学习中央、省、县领导讲话,学习划分成分的标准,学习土地丈量计算方法等。要求所有参加这次土地改革的区干部全部能熟背政策、法律和公式。区里对培训内容逐人提问,直到全部合格。上级提出这次土改要依靠贫农、下中农、团结中农,争取富农,任务是土地平均分配。原则是高铲补缺。为便于组织指导土改,区委以蓼阳河为界,把河南、河北各规划成两大片,共四大片,它们为河南王槽坊乡片、杨庄乡片、河北王张营片、陈楼、白庄乡片。每片派出一支由区干部组成的工作队,到各片组织指导土改运动。区里在召开的区干大会上采取自选的办法来确定到各片的工作队长、队员。分管区委组织工作的任世清伯伯(相当于现在副书记)选择了比较偏远的王张营、杜楼乡任工作队长,父亲选择跟任伯伯一个工作队当队员。区里干部都自选到王槽坊、杨店、王张营这三大片了,唯独陈楼、白庄乡没人自选去工作。原来无人自选到陈楼白庄乡片工作是因为该乡有人联名不断到县里递上访信件,告乡长白全兴,乡财粮(会计)梁明胜等全体乡干部在村子里敲诈百姓、搜刮民财、贪污腐化、流氓成性等。县里根据状纸上大量群众联名反映的上述问题多次在全县区级干部会上点名批评,区里又根据县里批评内容在每一道干部会上必批该乡干部,并在多道会上批评陈楼白庄乡班子属于“干部队伍不纯,有坏人混入革命队伍,旧官僚贪污习气难改”等。几个乡干部被批得区里没人敢沾,自己也抬不起头,该乡被视为最混乱的乡。乡干部被视为最靠不住的人。区主要领导见无人敢去陈楼白庄片开展土改工作,犯了愁。“问题再大,土改不能不搞呀!”当场就让分管区委组织工作的任伯伯说话,区委书记说:“陈楼白庄片没人自选,由你任政委指派,你说让谁去?”任伯伯不加思考地说:“让民军同志去当工作队长合适,请民军同志今天进入角色。”大会结束后,父亲跟在任伯伯身后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一进门父亲就给任伯伯叫苦道:“这么多有能力的人都到其他三大片当队员了,你咋能让我去这么乱的乡当队长?你这不是整我哩,我一点底气也没有。”任伯伯笑着说:“说你合适你就合适,战场上枪林弹雨,刀山火海都冲过来了,这点乱局我不信你收拾不了!没啥个不得了,我看你去了先摸清底子,如果乡里干部真是坏货,你弄准,先下手,该抓起来抓起来,该撤掉的撤掉,再从区里给你派干部。如果是坏人告黑状,企图捣乱,你弄准,把他们抓起来,有坏蛋要一锅端掉。”一听这话,父亲有了底气,说:“好点子,中!

走过龙潭北街外蓼阳河上的石板桥,向北步行8华里,父亲来到了陈楼·白庄乡。陈楼·白庄乡辖8个自然村庄,属黑土质,这里是岗土薄地,百姓们普遍地少人穷。父亲先找了一户群众,在他家作了自我介绍,吃了一餐红薯面稀饭,问“这庄有学校吗?”答“有,两个小学班,三个老师。”父亲在这家人的指引下来到了白庄小学校。父亲见到学校一名男教师后作了自我介绍,谁知这教师早就听说过父亲的名字,他说:“我早听说过你,只是今个才见面,其实咱俩不仅老家是邻近村,而且还算是个亲戚,我是唐河边上陈排湾人,是你妈娘家近门人,我叫陈志全,来这里教学已有二年。”父亲说:“那更好,今晚我住学校,跟你钻一个被窝,咱俩多说说话”。接着父亲问陈志全:“你说说这个乡为啥这么乱?这几个乡干部问题究竟有多大?”陈志全说:“白庄有个人解放前是唐河县伪联防大队长,手里有多条人命案,你们八路军来把他枪决了,把人在白庄的一处院子也归公了,现在乡办公室就是。把二十匹土布、几百斤芝麻、几千斤粮食、几百斤棉花也归公了。这些东西都锁在偏房内,干部一两也没拿。这个白大队长有个侄子,过去跟伪县长魏香亭当狗腿子,霸霸道道,也有人命,住在城里,隔个十天八天回来一趟,串联陈楼有个过去干过伪保长的坏货和他一个也有过人命案的伪军官出身的堂弟。以假冒群众的名义不断往县城送状纸,诬告乡干部;还在几个村子里威胁群众说‘不许听乡长白全兴、乡干部梁明胜的那套东西,共产党站不住脚,迟早这天下还是我们的’。县里区里也不下来调查,只按黑状上说的瞎话批评乡干部,整的白全兴、梁明胜背着黑锅,内外受气,浑身长嘴也说不清。”父亲又问:“你说的可是真的?这要负大责任的。”他说:“我说的没有一句瞎话,咱是外乡人,向谁好咋?灭谁好咋?不信你问问杨庄有个独眼龙,是个老八路。”第二天,父亲来到杨庄问群众:“你庄上谁是老八路?”群众都说是“独眼龙”。父亲找到了一只眼,一谈话,才知道,原来这一只眼曾跟白大队长扛过二年长工,白大队长不但不给钱,还打了两个耳光,一气之下,跑到黄河北参加了八路。战场上打伤了一只眼,回村后群众给起了个外号叫“独眼龙”。谈了半天,和陈志全说的一样。父亲又到陈楼村、拐渠村走访了两家穷人,说的基本一样。父亲又找到乡干部白全兴、梁明胜,分别进行了了解,说的与群众说法一致。于是父亲找到了任世清伯伯汇报调查过程和内容,任伯伯听后说:“没想到这个乡的问题会是这样,好险啊!咱俩现在就回区里汇报情况,研究抓人方案。”

区委听了父亲和任伯伯的汇报后,决定立即抓捕3名坏人归案。

父亲和任世清伯伯商量,不能走漏消息,因联防大队长的侄子经常住在县城,方法欠妥就会打草惊蛇,让联防大队长的侄子跑掉,方法得当,会一网打尽。父亲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任伯伯听,任伯伯赞同说:“这个办法好。不但能一网打尽,还能对全乡、全区土改工作起到积极影响,就这么定了,到时我主持大会,议程两项,第一由你代表龙潭区宣布逮捕令,第二还是由你来讲话,向群众讲清土改法律政策和划成分的标准。把打击坏人当成今天土改动员大会的铺垫,效果一定不一般。”一路说着话,父亲和任伯伯来到白庄打探伪联防大队长侄子的情况。乡长白全兴说:“刚才还有人说‘白大爷’又回村了,嚣张得很,见人就说‘这天下早晚还是我家的’。”得知这一消息后,任伯伯和父亲二人决定,明天就开陈楼白庄乡群众大会。让白乡长定个会场,由乡干部包村,各村民兵参与,等明天早饭前开始入户通知开会,一户不漏。第二天早饭刚过,各村群众开始三五成群的进入会场,乡干部早已到齐。这时,父亲和任伯伯临时召开乡干部紧急会议,安排在大会上抓捕三名坏人的详细事宜。要求除乡长外,每个乡干部带领3名民兵积极分子悄悄站在来参加会议的3名坏人身边,备好3根草绳,藏在衣服内,听到逮捕令后立即下手抓捕,不得有误。接下来,要开动员大会,宣讲土改政策。那时区乡干部和民兵人人佩带枪支,真枪实弹,已成习惯。好人坏人见了都习以为常,3名坏人根本没有防备。

清明节过后,柳树已经发芽,两只喜鹊在会场的几棵大树上飞来飞去,“喳喳”鸣叫,会场里群众开始议论:“要有好事了。喜鹊是先知鸟,早报喜,晚报忧。一定是有好事了……”

上午9时许,白乡长向任伯伯和父亲报告:“各村群众都到齐了。”任伯伯望望父亲说:“开会吧?”父亲说:“开。”会场上放了一张大方桌,任伯伯和父亲往前一坐,就算是主席台了,参会群众有上万人,没有播音器材,任伯伯按事前准备的内容宣布大会开始,为了让所有参会的人都能听得见声音,我父亲登上了大方桌,站在方桌上大声问参会群众:“有坏人告黑状,企图破坏基层政权,大家说咋办?”群众们一呼百应:“把他抓起来!抓起来!……”父亲说:“现在我宣布龙潭区决定抓捕3名坏人的逮捕令。他们是:白XX,陈XX,白XX。立即逮捕。”事先准备就绪的乡干部和9名民兵一涌而上,把3名坏人捆得结结实实。接着,父亲向群众宣讲了这次土地改革的政策,反复讲述了划定成份的标准。会场上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这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这是许多无地无业的贫农千百年的梦想,这是人多地少,长期处于半饥饿状态的下中农千百年的企盼,这也是占辖区人口极少数的地主、富农不情愿看到又抗拒不了的现实。会后,陈楼白庄乡干部的腰杆硬了,胆子大了,工作积极主动性高了。在工作组的指导下,仅仅三天时间,该乡各村全部建起了农会小组,确定了土地普查员;在不到二十天里,全乡土地面积全部丈量统计清楚,并造出了花名册,与各户自报土地面积基本一致。为了准确无误,工作队又采取了推磨式办法,对全乡进行了土地复核。把自报、普查、复核进行三对照,对照无误后确定为土改依据,开始分田分地,划分贫农、下中农、中农、富农、地主成份。由于邪气打下去了,干部敢说话了,群众也打消了观望、徘徊情绪,参加土改的热情空前高涨。昔日的穷苦人,今天的当家人,真是人人扬眉吐气,个个自豪无比。地主富农只能老老实实听从农会如何划拨土地、划分成份。由于这些被划为地主富农的人家过去并无罪恶,也给他们家家留足了人均应有的土地面积,让他们自食其力。土地革命运动的成功开展,真正实现了耕者有其田,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巩固了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权。3名坏人被及时抓捕打击以后,不仅还白全兴、梁明胜等乡干部一个清白,而且使该乡社会稳定,土改成功。工作队澄清了是非,白全兴、梁明胜工作更加积极主动,心更加贴近群众。土改结束后,在父亲和任世清伯伯的推荐下,梁明胜、白全兴二位乡干部被提拔到龙潭区任职。任世清伯伯因最具领导才能,离休前曾历任唐河县委组织部长,方城县委书记,南阳市委组织部长等领导职务。梁明胜叔叔退休前曾历任唐河县公安局长,县法院院长,唐河县社党委书记兼主任,唐河县委组织部长等职。他们一生为党的事业忠心耿耿,鞠躬尽瘁。这正是:

龙潭不见湖阳影,只缘蓼山锁雾中。

喜鹊成双报春时,南风一夜柳岸青。